宅茶_年更尧

超想当画手的煞笔文手

都是金发惹的祸

米英米

红色组,金三角,黑三角友情向

亚瑟视角是我写的

阿尔弗雷德视角是艾利卡 @艾利卡今天码文了吗

也就是这个太太这个👆🏻

说起来,这是中秋贺文的说

对了,我和艾利卡是【?】

 

 

 

震惊!某男子给出差2个月的男友买月饼竟被男友当众暴打!且住院期间还被强赛不明马赛克物体!

据知情人士所述这桩人性的扭曲和道德的沦丧的惨案的真实原因是这样的……

知情人士一号——某法/国男子:这关哥哥什么事吗?哥哥只是和某“男友”打了一架(才没有嘲笑“男友君”头发招虫呢)( ̄y▽ ̄)~*

 

知情人士二号——某种花国青年:↷( ó╻ò) 我只是个卖月饼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阿鲁(。í _ ì。)(话说,朋友,买月饼吗,不贵的也就给[欧洲顾客]卖五美金一个,[种花人]2人民币一个罢了阿鲁)(´▽`ʃƪ)

 

知情人士三号——某俄/罗/斯水管工:讲真,我就只是想试试我们公司新出的魔法水管。但我们毛子,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好吧,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阿尔弗雷德那里:~☆

阿尔弗雷德最近有点郁闷,因为他的亚瑟,他的亚瑟又双叒叕去出差了!而且一连出了2个月05天!

“呜呜呜亚瑟什么时候回来啊?亚瑟呜呜呜……”

“啊咧,这不是阿尔弗雷德吗阿鲁!”

 

正像一条咸鱼一样趴在地上的阿尔弗雷德听到了突然插进来的声音终于动了动,抬起了眼皮看了看来人黑布鞋,红旗袍,以及那标志性的娃娃脸。

“啊,是王耀啊。”象征性的打了一声招呼,阿尔弗雷德又变回来刚刚那副咸鱼样,碎碎念道:“亚瑟,亚瑟,亚瑟,亚瑟……”

 

“阿尔弗雷德你看上去不太好啊阿鲁,要来几个月饼吗阿鲁,这是我从我们家带来的传统食物,其他地方哪怕有也不能算是特正宗哦阿鲁!不贵的,也就给[欧洲顾客]卖五美金一个而已阿鲁!”

 

“月饼……啊又不是亚瑟有什么意义呢……亚瑟,我要亚瑟啊!”

 

阿尔肥这是ooc了吧!绝对是occ了吧阿鲁!但是这样的话……

 

“阿尔肥,不是,阿尔弗雷德,你知道中秋节吗阿鲁?这是在我家代表着「团圆」的节日,而月饼则是这个节日的传统食物所以说也象征着「团圆」阿鲁。”说着王耀“善良”得笑了笑。

 

团圆?!那我和亚瑟!“王耀!给本hero来一箱!”

 

“好的阿鲁,一箱16个,一共80美……”王耀一边笑着一边把月饼交给了阿尔弗雷德,刚要报价结果就被某hero抢了过去。

 

“谢了,王耀,我会带着你的祝福和亚瑟好好的!ヾ(@^▽^@)ノ ”一边说着阿尔弗雷德脚底抹油地跑路了。

 

“混蛋美/国佬!你还没有付钱呢阿鲁!!!”

 

果不其然“月饼”还是有效的,亚瑟十分巧得就在隔天回来了。

 

阿尔弗雷德一边感叹着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厉害一边拿着月饼去找了亚瑟。

 

 

 

 

亚瑟那里:(งᵒ̌皿ᵒ̌)ง⁼³₌₃

“和红酒混蛋一起出差简直比聒噪的美/利/坚‘儿童’还要讨厌”亚瑟抬眼看了看趴在会议桌上的法/国佬

“嘿!小亚瑟,你怎么能这么说哥哥呢?!哥哥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哦~”弗朗西斯慢慢的伸了伸腰“好了!小少爷!先把工作放一放吧。都这个点了。还不吃饭吗?”

亚瑟喝了口红茶,刚想拒接并嘲讽一下弗朗西斯,对方撩了撩金发“不吃饭怎么行,小阿尔可是会心疼的哟!”

正在认真工作的男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耳朵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噗~”一口红茶喷了出来

弗朗西斯一边脱衣服一边跑出会议室“哈哈哈哈,你来追我鸭~”只留下面红耳赤的先生

 

“哦,天呐!这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小虫子!?”亚瑟用手使劲挥了挥手想要驱散身边犹如美/利/坚“儿童”的飞虫

“可能是夏末的原因吧,虫子会比较多吧”说着还向路边的小姑娘抛了个媚眼

“可为什么它们不在你旁边转!?红酒混蛋!”亚瑟加快了脚步,不由的心情烦操了起来

“你这么一说,我记得谁跟我说,明亮的金会招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巧不巧!沙金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腐烂西施!!!!!!”

 

 

﹉﹉﹉﹉我是惨案的分割线﹉﹉﹉﹉

“斯科特!帮我定一张回国的机票!!!现在立刻马上!!!”

,刚下飞机的亚瑟急急忙忙赶了回去“才不是想他呢!!!我只是想赶紧回去洗澡!!!”

就这样亚瑟带着暴躁的心情回到了“家”

“阿尔弗雷德!!!”一开门,满屋的垃圾让亚瑟想起了当不良少年的快乐时光。不不不,我是一个绅士!好不容易回来,应该对阿尔弗好一点。阿尔弗雷德听到亚瑟的声音,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献宝似的拿出了一个精美的包装盒

“亚瑟,亚瑟!你看这是「团圆」哦!”

亚瑟强忍着暴怒打开了盒子,一眼就看到了16个“金灿灿”的月饼!他瞬间想起了昨天那件“金发事件”(〝▼皿▼),“找打!” 在王耀家里修水管的伊万仿佛闻到了伏特加的味道,亲眼目睹了惨案

“亚瑟???!!!哦哦哦哦哦!!!”阿尔弗雷德·完全不明真相地·悴。

幕后:

王耀:( ̄y▽ ̄)~*叫你不付钱招报应了吧。(找亚瑟说明情况)

亚瑟:!阿尔弗,我没想到!我太感动了!(x)

王耀:你看阿尔弗雷德这么可怜,做点好吃的安慰安慰他吧!( ̄y▽ ̄)~*

亚瑟:(总感觉有点不对但还是,做死扛ing)

医院

阿尔弗雷德满身绑带石膏得醒了,一睁眼就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亚瑟,一个激动就要转圈圈(x),但他完全忘了自己目前的情况,于是——倒——

亚瑟见状赶紧扶住了阿尔弗雷德,有点生气道:“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等等这好像是你搞出来的吧)

把阿尔弗雷德扶到床上,亚瑟扭过头去,拿出了一坨马赛克(x)死扛(x)司康饼✔,“嘛,中秋快乐啦!”

阿尔弗雷德: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亚瑟爱得深沉。

不过最后两个人还是一起其乐融融地吃着死扛(x)司康饼啦。

 

中秋节快乐!
好久没有画画了
中秋快乐!
手抖的不行,画残了
中秋节快乐鸭!
这是春燕哦! @艾利卡今天码文了吗

从今天开始争取一周一更

因为我……初三了!


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事(12)

内有番外!!!

看到链接请毫不犹豫的点进去!


12

“哗哗~”亚瑟站在花洒下,任由温热的液体从锁骨往下,流入下水道“啧,阿尔弗雷德这个家伙……”

“笃笃笃,先生!!”

亚瑟关上了花洒,裹上浴巾就去开门了干嘛?”“先生,你的外卖!”“外卖?我没点啊。”

快递小哥愣了愣“不会的!绝对就是你。我得走了!先生,再见!

亚瑟看了看手里的塑料袋,想到了隔壁那个蓝蓝路混蛋“哎!阿尔弗雷德!”

“踏踏踏踏……嘭!啊!”一开门阿尔弗雷德顶着一个包走了出来“亚……亚瑟!”“呢?这是不是你定的外卖?应该是送错了,所以我来问问你”

亚瑟不自觉的向阿尔弗雷德身后看去,薯片,可乐堆积在茶几上形成一座小山,沙发上乱乱堆着几件衣服俨然一副空巢肥宅的样子。“那……那个如果实在没有人一起的话,可以来找我的……我只是因为感谢而已,绝对不是什么关心你!!!还有,你怎么能总是吃这些垃圾食品,顺带说一句着也才不是关心你!!!不过,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做一次饭吧!”说完就看向了阿尔弗雷德,他沉默不语,面色微红。顺着他的视线‘啊!!!!!刚刚出门太急,就只裹了下半身。难怪刚刚一直凉嗖嗖的。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

坐在沙发上的大龄儿童已经快饿到脱形了“亚蒂~饭好……”

“嘭!!!!”

阿尔弗雷德“!?”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7:00 a.m.

亚瑟顶着大大的熊猫眼从床上坐了起来,烦躁的抓了抓乱成鸡窝的头发。自己失眠都是因为阿尔弗雷德那个混蛋。

“嘭嘭嘭!”“亚蒂!!”亚瑟一脸疲态的开了门,迎面而来的就是美利坚小伙热情的拥抱。亚瑟看着身上的‘大型犬类?’非常难得没有将他一脚踹开“进来吧,阿尔弗。我先去洗漱”

亚瑟走进浴室,越想越郁闷……

为什么自己答应了阿尔弗雷德去看电影

为什么去给他做饭

为什么会被撩到……撩。。。?!

woc!!!!


阿尔弗雷德的番外

http://t.cn/Ai8vPCK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少,而且现在才更!!

亚瑟的番外下一篇放上

评论有链接


反套路告白

藕饼cp

时间设定为刚刚修复身体

ooc严重

类似幼儿园没毕业文笔

 


正文


哪吒翘着二郎腿躺在石床上嘴里还叼着一根草杆,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师父,你觉得,,小爷我怎么样?”


太乙愣了愣,放下了手里的酒,好似思考了一番“嗝~暴躁,中二,爱哭,还容易被感动……皮”


“呸呸呸!小爷在你心里就这样!?”哪吒坐了起来。将草杆吐了出来,眉头紧锁


太乙见状,调笑起来“怎么?这是被哪家姑娘嫌弃了?包在为师身上,为师当年可是……嗝~”


哪吒嫌弃似的退了两步“就你?呵呵。你若是有这能耐,我怎地还没有一个师娘。”


“去!如今还拿我打趣儿了”太乙拿拂尘扫了扫了,作势就要走。哪吒一把拉住他“哎!前些天不是七夕嘛,我本想叫敖丙一同外出游乐,踢踢毽子什么的。可他居然拒接了我!!!你若真有这本事。小爷包你三个月的酒钱”


太乙听着这句,两眼放光兴奋的搓了搓手“六个月!”


“成交!”


 


 


“师叔,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敖丙恭恭敬敬的站着,端着一副良家好少年的姿态


太乙突然觉的有些愧疚“小丙啊!师叔有一件事要麻烦你”“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师叔但讲无妨”


“你看,哪吒刚刚重塑身体,现在还在闭关。我作为一个空巢老师(酒鬼),心中难免有些孤独”


敖·善良的五好青年·丙“那我便留下来陪师叔吧”


太·臭不要脸·乙“不如咱玩个游戏,输的人要答应对方一个要求”


敖·傻白甜·丙“嗯,那不如下棋?”


一局毕


太乙摸的差不多了,这敖丙旁敲侧击的问臭小子的情况。莫不是……


太乙心下了然“师叔棋艺高超,在下自愧不如。”回过神来


“想来这些日子哪吒也该出来了……至于那个赌注嘛……你且与哪吒言宣(表白)”


敖·不谙世事·丙“师……师叔莫拿我打趣!!!”


“这不过一个玩笑罢了。再者,你怎知他不心悦于你。我看你小子对他也不是全无情意的”


“不……不可!”


太乙挥了挥手便登云而去“随你”


 


自塑造完肉身后便再未见过哪吒,眼下也不知他如何。敖丙知道自己对哪吒感情绝非一般,但只当是对第一个朋友的感情,如今听这一席话……“喜欢……吗?”言宣只怕连好友也做不成,,


‘要不,去吧。我这只是履行我的承诺,谁让我是一个五好青年呢。到时候若拒接,拿这个当借口也是极好的(误’


 


“哪吒!我……我有话要跟你说”哪吒看了看满脸通红的敖丙和云里面色猥琐的太乙,心下了然“我……”


“我喜欢你!哪……哪吒”敖丙害羞似的捂住了脸


“怦怦怦怦……”


‘好快’×2


敖丙快哭了,胡乱的抹了一把脸,准备将谎言进行。突然脚下不稳,跌进了哪吒的怀里。刚想挣扎却发现哪吒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我……也是”


在感情中最美好的事不过——你喜欢我,好巧,我不仅喜欢你,还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哪吒拉着敖丙,去了申公豹那


“申公公!你徒弟是我媳妇了!”


“好!”


哪吒听后面色诧异,拉着敖丙去约会了


“哟!师弟你什么时候这么通人情了”太乙笑着看这离去的恋人


“好……好大的胆子!!”


 


 


求安利藕饼《不是黑!喷!杠!

希望有人能给我安利一下藕饼cp

我超想磕他们

最近想的新梗就决定用在藕饼上好了


刚刚看完《哪吒传奇之魔童降世》

对于藕饼cp,我真的很迷

可能是因为受《哪吒传奇》的影响太深了

看到敖丙拿出神奇海螺时“woc,这不是小龙女的戏份吗?!”藕饼的戏份好少啊


#锤基#Cure or Shigetsuki治愈or致郁

治愈 Or致郁

Cure  or  Shigetsuki

#锤基#
时间设定在洛基被紫薯精掐了
有点狗血的替身梗(不)
神转折吧,,,最后

ZHIYU
zhiyu是一串很神奇的字母,拿中文里的拼音朗读它,应该没有太大差别吧


但是于你而言,我的存在是治愈还是致郁

“你现在不想给我一个吻吗?哥哥。”

“我有时会嫉妒你,但永远不要怀疑我爱你”

“我,洛基,阿斯加德王子,约顿海姆正统的王……奥丁之子,诡计之神。以性命担保,献上我至高的忠诚。”

那些话犹如魔咒般回荡在索尔的身边,强调着他的无用

索尔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偌大的房间少了那个人的温柔多了一份伤情。黑暗中,只有男人隐忍的啜泣

“这大概就是对我的惩罚吧……”

“你叫我拿你怎么办才好……洛基”

美国的夜晚总有几分冷意,索尔不由的裹紧了自己,希望从单薄的外套中汲取到一丝温暖,这让他不由的想着是否要回一趟阿斯加德

“哦,天呐!这是哪个可怜的流浪汉,竟然在大街上睡觉”索尔试图将流浪汉扶起来

一霎那,索尔觉得一道闪电在颅内炸开,不由自主颤了颤“洛……洛基!?”

索尔将洛基扶到卧室,小心翼翼的将怀中人放在床上,甚至细心的为昏迷中的人儿掖了掖被子,动作流畅的似在梦中反复了千遍,动作轻柔,这是对挚爱才有的待遇

说真的,索尔不相信洛基死了,他不断的催眠自己“这只是洛基再一次的把戏而已。他会像之前那样,突然出现给自己一个Surprise ”索尔看着床上的人,目光中充斥着思念,愧疚,惊喜

他怕这只是像无数次梦魇中的一轮

当双手触及到他的时候,索尔如获至宝

“……呃,咳咳咳”床上的人悠悠转醒

“Hey,洛基!我……”索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人打断了“我的名字?……洛基”索尔怔住了,原来满心的期待对上那人疑惑的目光,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洛基,你这是怎么了?别玩了!”

“hey,先生。实不相瞒我第一个见到的就是你。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你失忆了?”

“看起来是的,除了刚刚的对话。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索尔颤颤巍巍的走向他,一把抓起了他的手臂

这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身体,他不是洛基。但索尔不相信世上竟有如此相像的人。他不愿意放弃这最后一丝光芒甚至是说……他不愿意相信

“先生,请你松手。你和我认识吗?”

索尔皱了皱眉头开口道“你……你叫洛基,是我的弟弟。我是索尔”

“不得不说,您刚才的说辞真是漏洞百出”

我叫洛基,被这个自称是索尔的男人捡回来三个月了。他对我很好。不得不说他还是有点优点的……但是他好像是在通过我在看别人。我不知道他在看谁,但那温柔的目光不会骗人,他一定很爱ta吧。当我知道这一点时心中说不上来的有些酸涩,但在看到他时我就不自觉的在想“至少现在陪在他身边的人是我”

我喜欢上他了,难道是因为救命之恩?不,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有一种没来由的心动,好像前世里冥冥注定一般

他每个月都会离开几天,回来的时候总是喝的酩酊大醉,哭喊的叫着“洛基!”我知道那不是叫我的,我只不过是一个替身罢了

“真的,有这么像吗?”

不得不说我很嫉妒另一个洛基

我决定

“hey,洛基。我回来了!”索尔走到卧室,洛基趴在床上,听到响声后站了起来,向索尔走去。每走一步脸上的红晕就深一圈面红耳赤的开了口“索尔,我知道我不是你心里的那个洛基。但是,他已经不在了。我们……我们一起好好生活吧!我……我我喜欢你”

“停!别开玩笑了!我不希望再从你嘴里听到这种话”索尔夺门而去

他渴望从洛基身上找到慰藉,但看着那人,心中痛苦的回忆又突破枷锁慢慢浮现

索尔没有知觉的走在路上,想着那个人儿说的话“索尔!?你怎么来了?”一语惊醒梦中人

“海拉?!你怎么?”一抬头,“原来又走到这里了”

“你每次都在门口赖着,既不进来,也不离开”

“我想看看他”

“他走了有200年了吧,你们两个,唉”

自从那件事后,“洛基”这个名字,已是谁都不能提及的伤口索尔每个月都会来,但从来没有进去过。他不敢亦不愿相信

冰棺中的人似睡着般的美好,索尔看的有些痴了“洛基。”

海拉面色凝重“等等!他的一部分意识体不见了!?”索尔一怔,如果说洛基一部分的魂魄不见了,那是不是就说明!这样一切都说的通了!索尔一脸恍然大悟,海拉看了看他“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所以,我就是索尔心心念念的洛基的一部分意识体。只要我回去,那个洛基就可以醒来?”

“是的”

“我愿意。不过,请回答我。在某种程度上,我就是洛基”

“是的”

“谢谢你”

一阵白光,冰棺破碎。棺中人似有两行清泪流出“渣男!!!”

洛基有记忆哒!

码到吐血啊啊啊啊啊啊!质量可能不太好……

第一次写锤基

第一次写虐文

最后还是甜了……唉

作为一个甜党的最后挣扎

当不良少年怀孕 3

03

回去的路上。相良一言不发,面色似乎有些低沉

智司没来由的心慌,相良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他是不是不喜欢自己……

相良内心:啊啊啊啊啊啊!艹!!!老子怀了傻东西的孩子!!

相良摸了摸肚子,希望感受到小东西。抬头望向智司,只见他面露为难,相良不再开口

两人各怀着自己的小心思回到了家

智司什么都没说,自顾自的走进了卧室

门口的相良不知是进是退。他不敢面对智司,他清楚的知道‘我喜欢智司,从国中开始’但是他不确定智司喜不喜欢自己,他害怕智司会因此讨厌他,甚至……甚至不要当不良少年怀孕这个孩子相良犹豫的跨了一步,难得扭捏的走向智司

智司对着电脑不知道在看什么,相良像似下了决心,颇有种“壮士归去不复返”的豪情“智……智司!如果你觉得这是个累赘的话,,或……或者不想要他……不!我可以带ta走,绝对不会打扰你的我带ta走,绝对不会打扰你的!”

真的,相良太缺乏安全感了

智司迟迟不语,相良试探性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却是智司极好看的笑颜,相良愣了愣,“啊!”随即被智司楼入怀中,一只手抚着他的背。“相良,你在说什么啊!?”智司抱住了微微有些发抖的相良“相良,你听好了。我,片桐智司喜欢相良猛,从国中开始”

一片寂静……

智司听到了小声却也隐忍的抽泣声,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

相良揉了揉发红的眼睛,看就是止不住眼泪,他太激动了,智司有些心疼了,轻声安慰他“别哭了!是我不好!没有早点表明心意!”相良撇了眼电脑,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是个傻东西”智司也笑了

显示屏幕上:新手爸爸入门指南

真的,有人愿意等你真的是很幸福的事

“谢谢你,愿意等我。愿意接受满身缺点的我。我承诺,我将用余生来守候你”


好短小啊!!!我在医院里码的!每周都要抽血!!!之前因为考试!不过,放暑假了,就照常更新了。。。。接下来就是怀孕期间的事了

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事 11

11

“啊啊啊!哎!你看那个朋克男!好帅啊啊啊!”

“诶!那个不是亚瑟·柯克兰吗?学校一级不良少年!”

“是吗!?但他看起来像小白脸一样”

“嘘!你不要命了!人家可是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来学校干嘛⊙∀⊙?上课吗?!”

“怎么可能!?不良少年上课?我倒立洗头!”

然后,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坐在了教室的最后一排

“ 艹×32 ”

“Good morning.!同学们 !咦咦咦~!亚蒂!?”阿尔弗雷德坐到了亚瑟旁边,一把搂住亚瑟,笑的像不用还钱了一样。阳光正好,微风不燥。阳光撒在美/利/坚大男孩的脸上,虽有些阴影,但却衬的那明媚的笑容更加耀眼,微风吹拂撩动了年轻人的发丝,亦使青年的心微微摇晃
“怦怦怦怦……”
“太近了!baka!”亚瑟赶忙将他推开。“哦⊙∀⊙!对了!呐,这是在办公桌上发现的。hero想着你应该还没吃早饭,不用客气”阿尔弗雷德将早饭推给亚瑟“我只是因为觉得拒绝别人的好意不太礼貌而已,觉对不是饿了and……【?请你们自行脑补】(只是不想拒绝你的关心)”“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12:23
“这个二肥,上课的时候还蛮帅的”
亚瑟破天荒的留在学校里吃饭刚打好饭就看到端着饭的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四处张望,看到他时,两眼冒出金光,向亚瑟跑去。非常自然的坐到了亚瑟的对面。“嘿,亚瑟!明天&ndfjhhd,d£然后£%cdgcghdjdhcxy”
亚瑟被喷了一脸的唾沫星子。一把把阿尔弗雷德糊了麦当当叔叔一脸“吃完饭再说!完全听不懂你再说什么!”

“哎哎哎哎!你看他们两个简直配一脸啊啊啊!”

“在下控几不住我寄几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本子!!!”

亚瑟感到被背后有一种炽热的目光,回头看,却只有两个女孩和本田菊在奋笔疾书“这么认真!?”
当阿尔弗雷德吃掉最后汉堡,亚瑟就早早的放下了餐具“hero说,明天是周末,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哦~☆”wink~“知……知道了,但是提前告诉你,我只是因为你帮过我才答应的,绝对不是想和你一起看电影!!”

“YEAR!!”






在医院里码的文!没周都要复查,没周都要抽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话说,好久没有更文了,,因为考试!真的!不过暑假来了,就照常更新了,我是不可能弃文的。。。。。对不起!